class='currclass'

  信息中心
信用熱點
class='currclass'
行業動態
案例分享
公司新聞
 
中國4家企業被列入世界銀行黑名單 首頁 >> 中國4家企業被列入世界銀行黑名單
 
 
   201033,越南政府對外宣布,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簡稱“中建公司”)在胡志明市的一項工程被中止。該項目為世界銀行所援建,合同金額8500萬美元(約合5.8億元人民幣),執行期3年,已接近尾聲。
     被終止的項目是疏通和改造胡志明市運河的工程,由于合同成本的增加,雙方需要簽訂補充協議,申請世界銀行的新增貸款,但在此時該項目被世界銀行否決了。
     世界銀行解釋終止合同的原因時說,中建公司曾在2009年承包菲律賓的項目時涉嫌違標,被列入世界銀行的“黑名單”。
     兩步程序認定
    “ 越南這個項目是3年前簽的合同,原合同內容已經做完90%。但是由于該項目成本延伸了一部分,越南政府需向世界銀行申請新增貸款。因為我們這個項目做得非常好,越南政府希望與我們繼續合作。但世界銀行說,即使是補充協議,也需要其他公司來投標。”325,在北京的公司總部,中建總公司海外事業部總經理陳國接受《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采訪時說。
     在越南經營外包業務已有20多年的中建公司,在當地口碑不錯。不過,當年一樁發生在菲律賓的事情,卻影響到中建公司在越南的業務。
    “ 菲律賓國家道路改善與管理”項目由世界銀行融資興建,采取國際招標作業。在該項目的投標過程中,多家公司的投標價格比較接近,而且標價比標底高出了許多。世界銀行經仔細調查后認定,投標企業存在著相互串通現象,即“違標”——違反標準。于是,2009年1月14日,世界銀行公開裁定,包括4家中國公司在內的7家公司涉嫌違標,并禁止這些公司參與世界銀行融資的其他項目。
     對于這4家中國企業,世界銀行的具體裁決內容如下:中國路橋集團被禁止在8年內參與投標(如果表現良好,將會在5年后解禁或減輕制裁);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和武夷實業6年內被禁止參與投標(如果表現良好,將會在4年后解禁或減輕制裁);中國地質工程集團公司5年內被禁止參與投標(如果表現良好,3年后將會解禁或減輕制裁)。
     “我們有嚴格的評估裁定機制,通過提高財務管理的透明度,增強稅務與海關管理等方法和手段,積極有效地打擊腐敗行為,并幫助當地政府來提高服務和經濟監管機制。”世界銀行中國局采購部主任葉英在接受《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
     在調查過程中,世界銀行通常會通過兩步制裁管理流程來制止腐敗行為。
     第一步,由該行的誠信部門進行調查,如果發現任何公司存在投標不當行為,則向評估主管提出制裁申請。隨后,評估主管會提出有效制裁措施建議。第二步,如果被指控的公司提出異議,則會把案件轉交給制裁理事會審理。理事會將審議所有指控證據和該公司的答復,然后就案件作出終審決定。
     葉英說,“當前,世界銀行集團設有四位評審官,分頭負責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及國際開發協會、國際金融公司、多邊投資擔保機構、由世行提供部分風險擔保的投資項目等四類案件的審核。對于后三類制裁案件,制裁委員會專門設有具備專業知識的內部和外部專家負責審理,以期有效地保證世行裁決的公正性和客觀性。”
     1996年,世界銀行行長詹姆斯?沃爾芬森將打擊“腐敗癌癥”確定為世界銀行的最優先事項。同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要求各國禁止在國際商業交易中向公職人員支付賄金,并且不準許這種付款用于減稅。
     自1999年開始,世界銀行就宣布,將不給任何涉嫌貪污受賄的國際公司以投標資格,并禁止其參與由該行資助的所有工程項目。自2001年至2010年2月底,全球范圍內已有超過367家公司或個人受到世界銀行的公開制裁,并被列入世界銀行的企業黑名單。
   最新黑名單
   世界銀行有關方面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提供了一份長長的黑名單。
  世界銀行的制裁期限一般為2~8年,也有15年的,只要是期限滿了,就會將企業的名字自動刪除。最嚴厲的處罰則是終身禁入。
     中國社會科學院李眾敏研究員接受《財經國家周刊》采訪時說,“世界銀行對自己資助的項目有一個審核程序,主要針對項目招標、建設過程中存在的腐敗和欺詐行為進行監督。其審核依據是世界銀行項目程序指南,這一指南有兩個條款分別針對腐敗和欺詐。企業一旦被列入黑名單,在一定期限內將被禁止參與任何世界銀行出資的項目。被列入名單的企業可以提出異議或補充說明,而且如果列入名單的企業有良好表現的話,可能縮短制裁期限。”
     葉英對《財經國家周刊》說,1999年3月16日,兩家加拿大的企業被處以永久喪失參與世界銀行融資項目資格。這是世界上最早被世界銀行處以最嚴厲懲罰措施的企業。
     據葉英透露,英國所有35家入榜企業無一例外受到“最嚴厲處罰”。1999年4月8日,世界銀行裁定,包括英國阿瑪尼建筑公司在內的4家倫敦公司,永久喪失參與世界銀行融資項目的資格。
     在世界銀行的黑名單中,來自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公司皆不少。這一點似乎與西方國家頻頻指責發展中國家公司違標及腐敗盛行一說,有較大的差異。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發現,在世界銀行最新的企業黑名單上,共有25個國家的148家建筑企業榜上有名。其中,有72家被列為最嚴厲制裁。被制裁公司最多的3個國家是:英國(35家)、孟加拉國(27家)、印尼(14家)。
     在黑名單中,永久喪失參與世界銀行融資項目資格企業最多的前3個國家為:英國(35家)、瑞典(11家)、美國(8家)。另外,德國、韓國、新加坡、烏茲別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和愛爾蘭分別有1家企業。
     葉英說,塞內加爾的兩家建筑企業被懲罰得最輕,均只被禁兩年。
     被列入黑名單的中國企業目前只有上述4家。
     黑名單效應
     “企業一旦被列入世界銀行的黑名單,就猶如受到在世界市場范圍的通緝令。”上海太平洋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分析員朱小琳在接受《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采訪時說,盡管世界銀行融資的項目在全球市場所占的份額很小,但世界銀行的做法在全球范圍內具有示范效應,會在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等主要金融體系內有警示作用。雖然不能說“一黑百黑”,但是,企業將會在全球范圍遭遇信用危機和市場危機。
     李眾敏說,世界銀行企業黑名單對企業的直接影響還是很大的,除了這些企業在懲罰期內不能夠參與建設任何有世界銀行出資的項目以外,還會使他們在東南亞、非洲、拉美的發展受到嚴重影響。
     另外,李眾敏表示,很難避免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構(如亞洲開發銀行等)采取和借鑒類似的措施,如果這樣,損失會更大。
     葉英說,近年來,菲律賓的建筑市場貪污現象比較嚴重,世界銀行對此非常不滿,因此世界銀行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處理此事。
    “ 在發現菲律賓的項目存在合約違規之后的5年間,我們做了大量的調查和取證。根據世界銀行的規定:如果任何公司被指控在其資助的項目中進行欺詐、腐敗、強迫、勾結、阻礙執法等不當行為,則立即實施嚴厲調查處理。”葉英說,“此類裁決是為了更好地促進治理和制止腐敗行為,切實有效地使世界銀行援助項目能夠在全球范圍實現可持續性發展。”
     對于世界銀行的決定,中建公司海外事業部總經理陳國才表示“非常尊重世界銀行的裁決”。他說,“對于我們企業來講,確實有一定的責任。由于菲律賓的項目違標現象很多,我們也參與了違標,在菲律賓市場上的經營過程中確實存在操作不當的行為。”
     “世界銀行的標準是統一的、國際化的。而菲律賓政府的標準是區域化,世界銀行不可能用菲律賓的標準來衡量此事件。”陳國才告訴《財經國家周刊》,“事實上,這件事情對我們在菲律賓的業務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因為世界銀行黑名單一出,眾人皆知,我們有口難辯。”
     不過,同遭遇制裁的中國武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看法有所不同。該公司在公開聲明中說:“公司之前在世界銀行廉政局的調查過程中予以積極的配合,并嚴格按照世界銀行程序參與應訴和答辯,但公司的相關質詢未能得到世界銀行的有效回應。雖然世界銀行對公司的制裁屬于世界銀行內部程序,但不應違背基本的法律原則,也不能回避其帶來的法律后果。鑒于制裁直接影響到公司的聲譽和未來的業務開展,中國武夷表示將保留申訴權利。”
     對于中國武夷的聲明,朱小琳認為“毫無意義”,并表示,“這種說法在國際社會沒有市場。與國際接軌就必須接受國際通用的游戲規則。否則,后續還有問題。”
     “走出去”要想得更多
     商務部研究院院長霍建國在接受《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出國門,加入到國際市場的競爭浪潮中。但是,由于國際化能力、對國際規則的把握能力以及內部項目團隊配置等相對比較差,所以我們的企業還需要努力提高溝通和管理等能力。”
     盡管被列入世界銀行黑名單的中國企業并不多,但專家們認為要引以為戒。“因為這4家中國違規企業,使得沒有列入名單的中國企業也會受到負面影響。長此以往,會給外界造成中國企業商業道德水平較差的印象,一旦這種印象形成,就會嚴重限制中國企業的海外發展。”李眾敏說。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所跨國投資研究室主任張金杰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中國企業要做大做強,需要學習和借鑒的東西數不勝數。每一項失敗的結果都要成為自己的財富。要盡快適應來自其他國家企業共同爭奪國際市場的‘競爭壓力’。”
     對于張金杰的觀點,對外經貿大學中國開放經濟研究所所長何偉文表示贊同。他表示,中國企業海外承包工程有兩個方面亟待改善:一是市場化程度不夠高;二是融資環節有待改進。
     何偉文說,中國企業在海外承接項目時,都是通過第三方融資,而擁有大量外匯儲備的中國,完全有能力自己為這些項目提供融資。中國企業要考慮開拓國內的融資渠道,有條件的企業可以建立自己的融資平臺,條件不成熟的企業要在政府的支持下,通過美元票據等方式在國內市場上融資。
     陳國才則表示“會引以為戒”。他說,一直以來,中建公司在菲律賓市場并不盈利,而黑名單事件的出現更增加了其在菲律賓進一步發展的負面影響。“我們可能計劃撤出菲律賓,轉向更適合我們長期穩定發展的市場和國家。”(來源:紅網)

版權所有:華瀚信用 滬ICP備1021855(1/3)5號

  上海網站建設  
大发广西快3玩法介绍